电话  咨询热线:400-6688-665
坐标1 坐标2 郭落山庄的故事
  • 郭落山庄品牌故事

    品牌故事

    Brand Story

  • 郭落山庄的过去未来

    GLV`s Past and Future

精彩视频

Brand Video

好的苹果生长取决于图标3个自然条件

条件图标
为人熟知的苹果品种“红富士”诞生并盛产于日本东北部的岩手,青森两县。经过几十年的培育与种植,人们发现“红富士”更喜欢呆在丘陵地区中向阳、开阔、背风、四周植被较好的松软缓斜地。这样环境下孕育的“红富士”果实大,颜色红,形状圆,果汁多,果味香,含糖高,酸甜适度。
转动地球仪,把视线拉回中国的版图,我们看到了山东栖霞,著名的“苹果之乡”。这里临近黄海,地势较高、气候温和、日照适宜,有了郭落山这座天然丘陵的庇佑以及山脉下天然的松软沙土壤,这里的自然环境,超越了“红富士”的家。这里的苹果,口感清脆,香气浓郁,酸甜适中,果农笑称为“真正的红富士”。
郭落山庄的故事1 郭落山庄的故事2 郭落山庄的故事3

市面上的苹果又红又大却总少了那浓郁的“红富士味道”,这让我们希望把郭落山的苹果分享给更多的人,于是有了“郭落山庄”这个品牌。

大自然不会说话,因此,人类必须磨练感性,去感受大自然。人类的身体无法结出一颗苹果,我们只是在照顾苹果树而已。

为此我们邀请熟悉中国情况的日本堆肥专家,针对当地土质情况研究方案。邀请郭落山的农民与我们一同前往“红富士的家乡”日本,拜访使用“自然栽培法”种植苹果的木村秋则先生,交流自然栽培苹果的方法,向当地果农学习科学环保的种植技术。

我们发起并建立合作社,邀请专家对果农进行栽培技术、土地改良的指导,制定收购标准,严格筛选,建立溯源体系。这一切只为了确保每一颗苹果除了清脆、香甜外,能够更健康,更安全。

当你拿到“郭落山庄”的苹果,咬下一口,你会发现你看到的,我们想告诉你的,就是你现在吃到的是“真正的红富士味道”

郭落山庄LOGO
  • 这是一个真实的叙述

    30多年前,我父亲曾对我说,咱的老家在山东栖霞,那是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有机会你一定要去看一看。那一年过春节,我寄了二十块钱给老家。以后每年春节,我都能收到老家寄来的花生,好亲切。

    20多年前的一个深秋,我第一次在单位收到了老家寄来的一箱苹果,那苹果好大,淡黄的底色中,从上往下密密麻麻的泛出红色的竖条纹,不出半个时辰,整个房屋香气浓郁,泌人心脾,一下子引来了隔壁多个办公室的同事,我知趣地将苹果分发给大家,并告诉大家这是山东老家自产的苹果。回家后,当我一口咬下这苹果时,汁水随声流出,甜、酸、爽、脆在口腔内一并呈现出来,这是我吃过的最特别的苹果。第二天,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都过来对我说,苹果特别的好吃,又甜又脆,在上海市场上很少见。别人告诉我,这种苹果就叫红富士,品种来自于日本。

    记得那一年船厂效益特别好,厂里的福利也特别多。工会主席找到我,问你们老家的苹果真的很甜吗?有很多吗?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我真不知道,但听说确实种有很多苹果树。于是厂工会主席决定带着我和工会干事去我的山东栖霞老家实地考察一下,说如果满意的话,以后每年都可以为职工提供福利。我们一行三人坐着火车到烟台,又坐长途汽车转到栖霞县(现为栖霞市),再从栖霞镇向南面走了约15里路,历时30多个小时的路程,终于进入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

    因为是深秋时刻,村路两旁的田里没有一点绿意,但一走进村头,却让你有着阵阵的暖意,原来热心的村民听说上海单位来人,都聚集在村头的老槐树下等着我们。担任村干部的叔叔接待了我们,介绍了村里的情况,并带着我们在村里和山上转了一圈。在我们眼里,这真是一个穷村,村里的房子都是用土和石头垒起的,房内都是用旧报纸糊着墙面,窗几乎都没有玻璃,全用纸张糊着。村路由于年久雨水的冲刷,石块都翻露出来,真可谓崎岖,大白天走路还必须低头看路,土墙上遗留着很多文革时期的宣传语和画。唯一有生气的是村里的喇叭,时不时的广播着计划生育好的宣传。村里的路灯,一年只在大年夜晚上亮一晚。听叔叔说,这个村有100来户人家,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由于土地实行承包后,要缴土地承包费,种口粮不够交费,只得种苹果树,而苹果树种下后,第6年才能开始结果,如今下果了,苹果又不知怎么卖,农民负担很重。

    我们吃了了农民土法保存着的苹果,真的很好吃。工会主席当场拍板,要求村里提供1300箱苹果,约2万6千斤。村里沸腾了,小山村的苹果要进入大上海了。尽管很多人并不知道上海在哪。

    在将要离开村庄时,我们细细的发现,其实这个村的自然环境还是很好的,从山里下来的一条小河,特别的清彻透明,虽然村庄显得很落泊,但道路布置很整齐、很干净,也很宁静,老百姓很纯朴。

    小山村的苹果连续往厂里送了四年,一直到厂里效益不再那么好了,福利也没了,苹果就没再送。但每年我依旧还能收到家乡的红富士苹果。

    栖霞苹果出名了,中央电视台也做了广告,慕名去栖霞买苹果的人越来越多。但在大上海却很难寻到老家的红富士苹果,尽管很多柜台都打着山东烟台的牌子。

  • 2012年我被派往博风集团主持领导工作,为了给员工带点惊喜,我让家乡送了100箱苹果,分发给大家,也给了银行的朋友。没想到员工都说特别的好吃,都想再买,连银行的朋友也打电话来询问是否还有,什么地方有卖的。

    2013年管理层会议上,我介绍了老家的苹果。管理层一致决定,在我老家建立一个苹果基地,并将所产苹果做为公司对外发放的礼品。

    当年6月份,我们一行7人驶着大奔商务车去栖霞考察,那时正是苹果套袋的季节。9个小时的行程,我们就进入了栖霞市。沿路上,我们看到了栖霞市的变化,整洁宽敞的马路,山青水秀的风光,到处都是挂着苹果的标识,沿街都开设了各式各样大小商店,感觉已经很城市化了。驶离城镇后,只见路两边建了好多的冷藏库,纸箱厂等,连柏油都铺设到了通往山里的道上。车驶入山里后,一眼望去,满山都是绿绿的苹果树,一派生机盎然。当车缓缓的驶入村里的老槐树下时,只见我堂弟一人在树下等着我们。村里人都到山里干活了,这个季节是套袋最忙的时刻,于是我们决定跟着堂弟一起去山上看看。

    山上的苹果树已经长得很粗壮了,不再是二十年前的细树杆,果树年龄也都近30年了。苹果树上已经结出了许多小苹果,果农用纸袋一个一个套着苹果,重复不断的做,有的果结在树的高处,还要瓟到树上去套袋,每家平均要套6万个左右,干活的果农年龄都在50岁上下,真的好辛苦。在他们脸上,全然没有欢乐的景气,相反更多的却是无奈的表情。尽管我们有点笨手笨脚,但也学会了给苹果套袋。

    抬头望远处,四周都是山。堂弟建议我们,可以去爬爬山,这儿最高的山叫郭落山。爬过苹果树的高度,就进入了一片平坦的山坡。这里的山真不一样,没有什么大树,土植很薄,下面都是岩石,山坡上长的都是草,还有野枣树之类的,这山就这么很容易的“走”上去,还可以“奔”下来。但真正的郭落山必须爬过五个山头,而且是爬到一山顶才能看到另一更高的山头,所以一直误以为到了郭落山顶。花了1小时我们就到了郭落山顶,感觉那就是最高点了,还真有一览众山小的味道。远望东面可以看见整座栖霞城区,向西则是环山包围中的4个村庄,我们的小村庄就在最中间,还能看见二个水库。细细的发现,这四个村从高往低,沿着一条小河,在环山沟道中向南延伸。村庄座落在最底部,而果树和庄稼都种在高处的山坡上。从山顶往下看,果树种植在梯田上,层次有序,非常壮观。

    听堂弟介绍,近几年采用套袋技术后,苹果表面无农药,表皮细嫩,色泽很好,深受买家喜欢。尤其这几个村的苹果口感特别,每年都不愁卖,价格年年都涨,老百姓收益也提高了。

    回到村里,虽然外表感觉不到什么变化,村里的路还是那么的崎岖,路灯也还是一年亮一回,尤其是村大队部更是破旧不堪。但在村头的西边,新建了很多民宅,南面的房子多为翻建的,也挺新,多为后辈建造的新房子,面积都挺大。村的中间遗留着很多破旧的房子,和20年前似乎没什么变化,估计不会有人居住。也许在城市呆了时间太长,也许真正的农村见得越来越少,我突然感觉农村似乎就应该是这样,很安静,静得连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见。这里的夜晚能看见满天的星星,也能让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星座。

    第二天,我们和村里的几户果农达成了协议,将他们的果园做为我们的基地,每年向我们提供3000箱,约六万斤苹果。至此,上海博风企业集团“山东栖霞绿色果园基地”正式成立。(待续)

  • 1
  • 2
郭落山庄LOGO
箭头 QQ客服 客服电话
箭头 返回顶部